两千多家在印外企为何“跑路”了是怎么回事

2022-08-18 10:01:12

  最近,印度以涉嫌偷税等理由对vivo、小米手机等中国企业进行突查,并冻洁这种企业的银行帐户。7月21日,中国手机制造商荣誉公布由于“家喻户晓的缘故”撤出印度销售市场。实际上,遭印度税款“棒子”打击的跨国公司不光有华企,美国电信巨头沃达丰、美国IBM、法国的烈性酒制造商保乐力加等众多企业都曾遭印度“讨债”。公布离去印度的跨国公司也不仅仅荣誉。印度政府部门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七八年,超出2000家跨国公司中止其在印度的业务。印度一直期待成为新的“制造业”,但是跨国公司却陆续“装包”撤出这一亚洲地区第三大经济体,让印度国家总理印度总理的“印度生产制造”方案尴尬不已。

  “他们很有可能正在对印度没有兴趣”

  “他们(国外公司)很有可能正在对印度没有兴趣”,印度《商业标准报》8月12日引用所在国政府数据得到这一结果。去年底,印度商业服务和工业部长戈亚尔称,从2014年至2021年,一共有2783家跨国公司关掉其在印度的分公司或代表处。充分考虑印度仅有大概1.2万家和依然在经营的“活跃性”外资企业,这个数字并不少。

  印度承担公司事务的国务部长辛格此前表明,截止到2022年7月27日,1777家在印度注册的跨国公司“离开了”,而全印一共仅有5068家申请注册跨国公司。印度政府年报也显示,形势很严峻。该报告称,每年在印度注册的跨国公司总数,从2014财政年度的216家下降到2021财年的63家,而“活跃性”外资企业在所有申请注册外资企业中所占比例,从2014财政年度的80%下降到2021财政年度的66%。

  尽管新冠疫情爆发至今,以谷歌搜索为代表科技有限公司、以铁石为代表资本公司、以波音飞机、空客飞机为代表飞机品牌都是在加大对印度的投资合理布局,但包含德国瑞士建筑装饰公司豪瑞、英国皇家银行等在内的好几家跨国公司都宣布将撤出印度销售市场。其中不少公司已经在印度“深耕细作”很多年,例如法国零售商麦德龙,准备以大概17.5亿美元的价钱售卖其在印度经营了约20年业务流程。美国汽车企业福特汽车从上世纪90时代以来就“经略”印度销售市场。在今年的5月,福特汽车公布舍弃在印度生产制造用以出口的新能源电动车。上年9月,该企业已经决定终止在印度生产制造传统汽车。

  照理说,印度有着13.8亿人口,是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本应变成跨国公司争夺的“抢手货”,但为什么这么多跨国公司决定放弃印度销售市场呢?印度《德干先驱报》等多家新闻媒体对于此事展开分析,称2个要素导致上述所说情况:一是跨国公司自身的原因,包含无法开启对价格敏感的印度销售市场、世界发展战略调整等;二是印度的经营环境不益于跨国公司,包含高关税壁垒等。美国国务院令2021年公布的项目投资环境调查报告将印度叙述为“具有挑战性的营商环境的地方”。美国传统基金会在今年的公布的经济自由指数值表明,印度在亚太地区39个国家和地区中排第27位,总得分小于全球平均。

  “印度很有可能是世界进口关税最高我国,”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这样表达不满。印度总理在2014年上台后,对印度的税收法律开展改革创新,但2018年年末,他开始规模性提高进口关税,从均值13%提升到20%。川普三年前在浏览印度时,对美国摩托制造商哈雷摩托-戴维森不得不在印度付款巨额进口税深表遗憾。哈雷摩托-戴维森已经决定离去印度销售市场,而与印度就进口关税商议了一年的特斯拉汽车5月也表示,闲置在印度市场销售新能源汽车的方案。特斯拉汽车想先在印度“通水”市场销售在其它国家制造的新能源电动车,而印度政府部门期待特斯拉汽车先往印度生产制造新能源电动车,然后才能给这家公司税收优惠政策。

  税务纠纷也是让许多跨国公司对印度望而生畏的重要原因之一。除小米手机等华企外,印度税务机关对Nokia、IBM、沃尔玛超市、杰拉德电力能源等多家外资企业都进行了税收调研并给出巨额罚款单。曾供职于四大会计事务所印度分所的杰出主管刘泽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印度税务局查税对每家公司来说很普遍,但若认真观察剖析,就能发现他们有一些喜好,比如对跨国公司查的多一些,对中小企业更严格一些;经济环境好时,查的会少一些,经济形势不好时查就多一些。

  据美国《国会山报》等新闻媒体,由于税务纠纷,法国的保乐力加7月公布中止在印度开展新项目投资,而从2007年逐渐,美国沃达丰和印度政府部门则因为回朔缴税难题打十多年的纠纷案。2012年,印度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沃达丰申诉成功,但当时当政的国大党对于此事不满意,印度美国国会因此根据一项法律,避开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容许税务机关继续向沃达丰“需要钱”。那时做为反对派的印度人民党将国大党的这一作法称之为“税收恐怖组织”,但是印人党上台后,再次引用这一法律法规向外资公司“讨债”。印度总理政府部门2021年废止了这一法律法规,但印度和多家跨国公司先前所产生的纠纷案件并没有停止。

  “管理方法碳水化合物”阻拦商业发展

  印度政府部门的管理却让跨国公司十分头疼。有印度商界人士表示,联邦政府和当地政府建立了各种法律法规、法规和规章,而这些繁杂的要求成了“管理方法碳水化合物”,危害印度商业发展。印度商业咨询公司南吉亚-德克尔的合作伙伴阿娇瓦拉对《德干先驱报》说,为改善营商环境,印度政府部门不断进行管理改革,但是这种改革创新不仅没有达到要求,并且随时变化的规定产生可变性,给企业造成困扰。有观点认为,印度政府部门上年准许一项使用价值100亿美元的激励计划,在所在国创建芯片产业产业基地,但是全世界芯片巨头却并没有所以对印度“激情”下去。政府管理有可能是导致这一状况的重要原因。

  除此之外,在印度做买卖,法律法规办理手续出现异常繁杂。据《亚洲时报》报导,世行的数据显示,在印度注册一家公司必须18天,比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时间更长一周左右。除此之外,在印度注册公司必须经过12个步骤。申请办理建筑许可证必须34个步骤和110天的时间,务必获得印度中央和邦政府的准许。要满足制造的水电工程标准都不容易,例如在印度接入电力工程必须8天到3周左右。

  怎样获得土地资源也成为跨国公司在印度发展趋势的难题。据印度the print新闻报导,所在国的土地管理法无法均衡土地资源使用者的利益与印度的创新需要,打击了外资企业的投资主动性。以印度第一条高铁动车——孟买-艾哈迈达巴德高铁动车为例子,这一段铁路线总长508千米,当中约100千米坐落于孟买所属的马哈拉施特拉邦。2015年,日本国获准基本建设这一条铁路线,新项目2017年开工。日本媒体最近称,现阶段这一条铁路线只修了10公里左右,而土地资源落实不到位是导致工程项目延迟时间的重要原因。报道称,截止到2021年9月,马哈拉施特拉邦仅征了30%的项目土地资源。

  印度the print 新闻对比了特斯拉汽车上海市区的超级工厂与日本长安铃木汽车在古吉拉特邦工厂的生产状况。报道称,特斯拉汽车与上海政府达成共识和向客户交付第一辆汽车仅间隔537天。马鲁蒂铃木摩托印度企业(总公司为日本铃木企业)的工厂从和当地政府达成共识到生产花了近5年时间。导致这一状况的重要原因便是本地地价外汇投机增涨所带来的征收土地难问题。

  除了上述难题以外,印度政府对该国公司的保护政策等都成为限定外资企业项目投资的影响因素。除此之外,印度观察员科学研究基金会的结果显示,印度商业法律中有大量涉及到囚禁施暴者的条款,体现出了创业者在印度做生意遭遇风险。

  给8亿人发稻米意味什么?

  印度一直期待成为新的“制造业”,并且在2014年高姿态发布“印度生产制造”方案。为推进这一总体目标,印度首都近些年一直尝试吸引住跨国公司把它生产地从中国转移至印度。美国也一直期待印度兴起,为此抵制中国。但是,实际却要美国等欧美国家失望了。

  美国《国会山报》此前出文,号召潘基文政府部门关心好几家跨国公司撤出印度的情况。西方国家觉得,印度首都仅有完成更高经济发展,才可以发掘其经济和国防发展潜力,抵制中国发展趋势,而这只会在大量外商投资注入印度及其印度销售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情形下才可能完成。虽然印度经济发展预计在2022年提高8%,在2023年提高6.9%,但这小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开始预测的12.5%和8.5%。除此之外,印度增长得益于其庞大市场的需求,而非外国直接投资(FDI)的提高。从2019年至2021年,全世界注入印度的FDI占比从3.4%下降至2.8%,而中国在全球FDI中的份额从14.5%上升到20.3%。

  2014年印度总理就任后表示,他将采用多项举措打造出较好的经营环境,并争取在2017年将印度在世行公布的全世界营商环境报告里的关键字排名至前50。尽管截止到2021年,印度并未完成这一总体目标,但去年的全世界营商环境报告中,印度排第63,是近几年升高速度较快的国家之一。但是“印度生产制造”并没有按照计划大幅度提高印度的加工制造业。

  据美国《财富》杂志期刊印度版报导,印度首都计划将加工制造业占国民生产总值比例提升到25%。但是,官方网统计数据显示,这样的事情并没产生。印度加工制造业占总增长值(GVA)比例从2018财报的18.4%降到2021财政年度的17.8%。在2022财政年度,这一数据预计上升到18.2%,仍然小于25%。

  除此之外,《德干先驱报》最近报道称,印度美国国会所设委员会在《新型冠状病毒后经济发展吸引投资:印度的挑战和机遇》汇报中指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将生产地转移至中国之外的国外企业,大部分选择放弃越南地区、泰国的等国家地区,只有极少数公司赶到印度。美国《财富》杂志期刊印度版提示说,以上数据信息并非是印度政府部门发放给美国国会的,反而是印度美国国会依据媒体的报道整理的,这是因为印度政府部门没有对相关企业的趋势开展跟踪。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期刊8月9日出文,称印度的劳动力素质和基础设施建设水准远远地落后于中国。此外,印度整个社会瓦解及其盛行的经济全球化等多种因素,导致其无法取代中国在制造业的影响力。印度总理先前在接受印度《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新冠疫情爆发后,在封禁期内,印度政府部门在向8亿印度人派发稻米等多个方面获得“前所未有的取得成功”。《亚洲时报》强调,印度总理所提到的数据对想要进到印度的国外公司尤为重要。在印度13.8亿人口中,有8亿是贫苦、中低收入或中低收入群体,他们从政府部门领到粮补。这群人应该不是西方公司价格昂贵商品和服务的消费者。国外公司也不会因为一个国家的人口多就进入这个国家,大家必须有充足的消费力来交易它们商品才可以。相较之下,中国既是生产强国,都是交易强国。中国大约有8亿的中高收入人群。据估计,印度的消费力仅有中国的20%。

  《国会山报》觉得,西方国家对印度变成智能化、兴盛国家的希望,并没有按照一些人在21个世纪头两年所预测的速率完成。印度现阶段还不足以变成中国的“强敌”。但是,虽说存有各种各样考验,但印度的市场规模和所在位置仍会使之变成一些国外公司青睐的“沃土”。

  在印中企“太难了”:“不会再回印度了。”

  作为全球极为重要的加工制造业国家之一,印度第二波疫情持续恶变引起外资公司密切关注。印度国家总理印度总理日前在参加月度广播电台节目“国家总理心里话”时首度认可,“现阶段疫情飓风振动全国各地”。在这场飓风冲击性下,不可多得的在印中国企业也感到从未有过的工作压力。而印度能否完成以前心心念念的“替代中国成为新的加工制造业中心”的欲望,也面临大量磨练。

  当地时间2021年4月26日,印度德里,本地在外面遗体火化新冠肺炎逝者。图/人民视觉

  “真的很难,工厂很有可能随时随地遭遇停产,”为OPPO、vivo等在印中国手机企业做配套服务的三富工程项目印度个人有限公司董事长严乔君28日接纳《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身所属的工厂已经有印度职工感柒,可是印度政府部门并没通告她们防护,这些人手上仅有防护口罩、乙醇等以前备下来的防疫物资,印度政府部门并没有给予他们一切协助,在印华企现在只能进行逃生,互利互惠。

  去年底,严乔君刚得到印度中资企业手机上研究会颁发的“恪守英雄人物”奖。他告诉新闻记者,疫情再加上中印边境冲突,造成很多中国企业退出印度,留在这里的中国人已经寥寥无几,“2019年,我的公司营业收入算得上做到巅峰,如今立即大跌”。针对印度这一轮疫情,严乔君较为消极,但他表示,只需中国手机企业不归国,他们也不会走。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20年今年初,在印度宣布注册的中国企业超出500家,绝大部分为私人有限公司,部分为独资子公司、合资企业,少许为办事处、项目办公室等。但疫情爆发至今,尤其是中印边境对峙后,印度中国反中心态空前高涨,中国企业在印经营环境大幅度恶变。印度政府部门执法部门有意提升对于中国企业的合规调研,甚至以“涉恐”“偷漏税”“参加情报分析主题活动”等为由抓扣了一批中国企业主和职工。一部分中国企业迫不得已彻底结束在印经营,前去第三国(地)发展趋势。

  但是,印度疫情对孙先生所属的一家生产制造POS机企业,倒是没有导致太大影响。孙先生现阶段人在国外,他告诉《环球时报》新闻记者,因为企业制造的POS机可支持非接触式支付,但在疫情下这个机器设备显得更加安全性,因而今年的要求并没降低。但孙先生公司在印职工已经有4人被感染,给业务流程带来影响,“很多事都减缓,特别是在资金回笼速率显著变缓”。

  一名已经离开印度的密名中国企业主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一些中国企业已经在印度资金投入数以亿计资产,即便疫情不容乐观、战略伙伴关系焦虑不安,仍不得不在印度坚持不懈经营”,而对包含他在内的“船小好调头”的企业管理者而言,从去年年里逐渐,就筹备以最快的速度全身而退离去印度销售市场。他还说,“即便如此,中国有些企业仍看中印度将来未来发展趋势,尤其是‘没名气’的金融互联网公司,乃至计划在疫情完成后再次加大对印项目投资”。

  “不容易再回印度了”

  比较之下,还有一些中国企业责任人担忧,离去印度以后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一家在印加工制造业华企责任人陈先生28日告知《环球时报》新闻记者,疫情导致很多我国工作人员无法获得印度签证办理,中国企业技术性轮流换班工作人员没法交替填补,有部分中国企业已经彻底暂停闭店。

  严乔君也告知新闻记者,跟韩日本乃至台湾企业对比,中国内地公司在印度这几年遭受政府部门有意挤兑,大量公司停产闭店。此次疫情爆发后,日韩等国企业能从该国“勇冠三军”进到印度销售市场,可是中国内地企业员工由于拿不到印度政府签证办理,没法入关,只能依靠目前工作人员凑合支撑点。

  印度北京首都印度首都附近城市古尔冈一家中国人酒店老板丽娅,已经将酒店餐厅闭店。“上年年以前,中国驻印度使馆包机价格把最后一批在印度中国人送出后,零零散散的客人已无法支撑点大家日常经营,我们也没法付款职工工资,最终选择关掉酒店餐厅。”丽娅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在印度早已日常生活十几年,从一栋小型别墅发家,慢慢发展成为古尔冈本地较大中国人酒店餐厅。“我把那十几年的存款、家产全都投入酒店餐厅,如今都打水漂了。”丽娅告知新闻记者,印度疫情需要不断到明年,即使控制了,赴印签证办理短时间都不会放宽,游人真的很难重返印度,她并不看好印度销售市场,“印度之前有10至20家中国人酒店餐厅,都陆续闭店,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再重新运营,但我不会再回印度了”。

  权威专家:向“制造业”转型发展念头或成空

  不断升级的疫情似乎没有切断印度变成新制造业中心和供应链管理核心区的“大国梦”。据印度《铸币报》26日报导,印度仍专注于在“后疫情时期”凭着人口数量、人才和市场优势,吸引住全世界外资企业把它全产业链向印度迁移。咨询管理公司Collier日前发布报告称,印度仍然是外资公司将来“中国 ”产业发展规划的最佳选择终点,尤其是在电商、基础建设等领域。《印度信徒报》称,在印太地区地域市场竞争持续加重的大环境下,印度将“肯定替代中国成为新的加工制造业中心”,“美国将因此提供支持,日本则偏重于资金扶持”。

  “人流量一旦断掉,产品流或是生产流程都将断开,那对印度借疫情推动产业链重新构建是一个重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东亚研究所副所长王世达28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已有最少12个国家切断了对于印度的航班,印度当下的第二波疫情可能会致使印度从“全球公司办公室”向“制造业”转型的念头成空。

  将来印度是否还能承揽来源于全球加工制造业的改变?王世达觉得很困难。一方面,即使没有疫情,恶劣的经营环境造成印度自身的影响力就差,“这么多年印度吸引住的外资都是一些热钱流入,外资企业通常跑进印度金融体系,进到加工制造业领域内的非常少”;另一方面,在国外带领搞“美国优先”环境下,全世界特别是欧洲国家都是在搞产业链重归,加上越南地区等东南亚地区承揽自然环境自身就比印度好些,在这样的情况下,早已没多少产业链可以向印度迁移。因而,印度将来承揽国外全产业链的概率几乎为零。

  本报讯记者 李司坤 杨沙沙作响 刘彩玉 本报驻印度特约记者 张 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