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二哥称想看到更多证据是怎么回事

2022-08-18 08:02:53

  封面图电视记者 杨永 王越欣 图据互联网

  8月31日,江西省南昌检察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票、抢夺罪一案向南昌市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侦查。

  8月31日晚,劳荣枝二哥在互联网上发布了一份致歉声明。声明中,劳声桥等亲属向案子的受害者、受害人亲属表达歉意,并希望侓师能和劳荣枝会晤。

  9月1日,封面图电视记者联系上劳声桥。劳声桥表明,致歉声明确系自己所写,确实也给侓师看了一下。劳声桥说,公布声明绝对是表达歉意,次之他觉得:“我妹妹这个案子即将裁定了,但亲属还有一些疑惑,我希望你能获得法律公正的裁定。”

  “一般情况下不是被威协,敢离职吗?”

  劳声桥公布致歉声明账号的头像图片和微信头像图片都是一个“歉”字。8月31日晚9点25分,在得知自己的妹妹劳荣枝被立案侦查的那天晚上,劳声桥在头条上发布了一份声明。

  “年前法子英和劳荣枝犯下了这么大罪刑,家人十分震撼。”“大家诚挚地为案件的受害者、受害者家人致歉。”

  在声明中,劳声桥承认劳荣枝在法子英的杀人事件中脱离不了关联,但他还是觉得,劳荣枝是上法子英的道,才犯下了无法挽回的不正确。

  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发表的致歉声明

  9月1日,劳声桥在接受封面图电视记者的采访时说,自已的妹妹当时在石油企业的学校当小学老师,工作中正儿八经、平稳,并且薪资福利很好。劳声桥说,那时候,劳荣枝一个月的工资400多元化,再加上年终奖金等,储蓄也是有1万余了。这在1994年那时候,已经算很不错了。

  “所以她本身是不缺钱的,并不像网上说的是贪慕虚荣,并且那男的那时也没什么钱。”劳声桥觉得,那时候,妹妹劳荣枝办理了留职停薪,与法子英一起离去,很有可能是受到了法子英的威胁。终究,法子英那时候在九江黑道上十分知名,人叫“法老王七”。

  “一般的情形下不是被威协了,也不敢去离职,正经工作,而且她是国家干部身份的。”劳声桥感觉,妹妹一定是受到了法子英的威胁,为了能家人的安全性才离开的。

  对于妹妹出去后,来到哪些地方,去做什么,劳声桥表明确实不清楚,“她当时也没跟我们家里说些什么,她也就是说出来跟朋友办事。”

  劳家人坚信劳荣枝没亲自行凶

  自此,因为没有联系,家人并不了解劳荣枝的消息。很多年后获知劳荣枝的消息,就是本地公安机关告诉他们劳荣枝和法子英犯下了血案。

  而对于这件事,劳声桥和家人尽管坚信劳荣枝很有可能确实犯案,但他们也相信,妹妹并没有行凶。“说句不好听的,起码并没有亲力亲为。”

  劳声桥还提到,正是如此,法子英在合肥的开庭审理之中,都是为劳荣枝辩解过,说劳荣枝全是不在现场。“因此我们也相信这一点,如同别人说的,法子英威胁我妹妹肯定是有的,而对我妹妹也是真的好,维护了我妹妹,这也是真的,他们就是这样说。他肯定都没让他出手,也不需要她出手。”

  针对这些事,劳声桥和劳家人只想看到劳荣枝,听她将这些事情讲清楚。

  劳家人期待侓师能干预案子

  因而劳声桥在声明中曾经一再明确提出,希望他聘用的周兆成律师能和劳荣枝自己碰面。“只有自己亲身看到劳荣枝,我们才能了解她的真实想法。”

  劳声桥说,家人听闻劳荣枝不愿找律师,猜想是劳荣枝不想活,是由于不愿入狱,入狱是很痛苦的。但劳声桥也表露,自己曾从有关人士处获知,劳荣枝曾说他想活。

  “我便奇了怪了,她既然要想活,又不许家里给她找律师,她这是很冲突的。”

  因而,劳声桥期待,侓师可以干预到案例中,掌握劳荣枝的真实想法。与此同时,劳声桥表明,假如妹妹绝对是确实是咎由自取,如何审理他就无话可说。可是如果她有的事情确实没做的话,希望以后劳荣枝能够得到法律公正的裁定。

  劳荣枝二哥:不服死刑判决,支持妹妹上诉

  澎湃新闻新闻记者 卫佳铭 柯颖琨 曹俊杰

  9月9日早上9时,江西省南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打劫、绑票要案开展一审公开宣判。南昌中院经审理评定,被告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夺罪、绑架罪,数罪,确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处以收走本人全部财产。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庭审现场视频见到,穿着白色长裙的劳荣枝绝大多数都低下头,眼神呆滞。而当法官诵读其一审判决死罪时,她突然哭了下去。接着,劳荣枝表明不服,复庭提出上诉。

  9日早上10点半,旁边听了判决全过程的劳荣枝二哥劳声桥摆脱南昌中院。劳声桥表明,亲属对一审判决表明不服,适用劳荣枝起诉。劳声桥表露,在开庭审理完成后,他向法院给出了见面劳荣枝的请求,法院回应称将于一审判决起效10日之后再予见面机遇。

  本次开庭审理前,劳声桥曾告知澎湃新闻,做为亲属,对已经逝去受害人,她们表示歉意,并愿意积极协助亲妹妹进行赔偿损失,“就算把我的房子卖了,也需要赔还别人。”劳声桥称,他相信亲妹妹不容易这般残酷(地行凶)。

  澎湃新闻留意到,2019年12月12日,江西南昌市公安局官博曾公布通报称,劳荣枝分别以口头上和书面通知向公安机关明确提出,回绝家属与南昌市警察触碰,期待亲属解决黑影;与此同时回绝亲人向其委托律师,同时向政府部门寻求法律援助。自此,南昌法律服务中心分派江西省英华法律事务所陈通华、王国强侓师为其提供了法律援助中心。

  陈通华在开庭辩解时明确提出,对劳荣枝因涉嫌打劫和绑票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是对于致别人身亡和故意杀人罪,目前直接证据不足充足。截止到此次开庭审理,陈通华已依次见面劳荣枝19次。

  澎湃新闻了解到了,《刑事诉讼法》第227条规定,被告、自诉人和他们的法定代表,不服地方各级老百姓法院第一审的裁定、判决,有权利教材状或是口头上往上一级老百姓法院起诉。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和直系亲属,经被告允许,能够提出上诉。该法另外要求,二审法院审理起诉后,一般必须在两个月内结案。针对规定的突发情况能延长2个月,如也有突发情况,请示最高院批准能够再度增加。

  劳声桥称,亲属正在准备授权委托吴丹红侓师做为劳荣枝的二审辩护律师,“人生命只有一次,对死者大家表示歉意,但判罪需有事实依据,需有法律法规调研,只需裁定公平,劳荣枝在案子时要负什么责任,我们一定不容易躲避”。